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最后一班岗:三度连任、担任德国总理16年之久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最后一班岗:三度连任、担任德国总理16年之久
原标题:伟伟道来 |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最后一班岗

  王义伟/文 一报还一报。
  2017年3月17日,访问美国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特朗普在白宫举行了一场重要会谈之后,两人在椭圆形办公室分宾主落座供记者拍照。在此起彼伏、咔咔作响的快门声中,有记者反复提醒两人:“Handshake!(握个手吧)”。面对记者的要求,默克尔对特朗普稍稍探头,说道:“They want to have a handshake(他们想让咱俩握个手)”。
  结果,特朗普充耳不闻,拒绝与默克尔握手,末了还提醒德国记者:“Sent a good picture back to Germany ,please . Make sure(把精彩的照片传回德国,一定)”。
  这样的情景,让默克尔好尴尬,应该算得上是一次不大不小的外交风波。
  一年之后,德国记者从加拿大G7峰会现场发出一张颇具震撼力的照片。照片中,默克尔C位站立、脸色明亮、目光坚定,她的身体前倾,双手支在桌子上,摆出了居高临下的姿势。默克尔的对面是坐着的特朗普,面色黯淡,不但在高度上比默克尔矮了不少,而且位于画面的右侧边缘。
  这是德国摄影记者的一次漂亮的反击。
  2020年5月,默克尔公开打脸特朗普。由于疫情的影响,特朗普本来已经安排G7峰会在线上举行,又临时改变主意要在戴维营举办。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第一个表态支持特朗普,愿意前往美国开会。默克尔却公开声明,不去。
  结果,本该由美国在2020年主办的G7峰会迄今没有举行。
  2021年1月11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发出公告,从12日中午12:01分开始,对来自法国和德国的飞机零部件以及部分酒类产品征收新关税,其中飞机零部件的税率是15%,酒类为25%。
  这应该是特朗普政府对德国(包括法国)的最后一击。如果默克尔出手够快,她也许会联合法国,在特朗普下台前还以颜色。
  从2005年11月开始,默克尔三度连任、担任德国总理16年之久。此前她已经反复表态不再寻求连任,因此本届任期是她的最后一班岗。
  这最后一班岗,并不轻松。
  默克尔离任前需要处理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重塑德美关系、欧美关系。
  无论是从历史的角度,还是从国际关系大格局的角度,美国与欧盟、与德国都是深度绑定的关系,是实打实的盟友。特朗普执政四年,虽然默克尔在世人面前树立了一个“抗美”的形象,但是德美关系的基础依然牢靠,历史惯性依然存在,即使有冲突,也不是根本性的冲突,而且主要是特朗普政府挑起,默克尔只是被动应对。
  但从另一方面看,冷战结束,东西德统一,华约解散,前苏联军队撤出原东德地区。华约解散,某种程度上标志着北约丧失了存在的基础。但非常诡异的是,北约依然存在了30年之久,不但继续存在,而且逐渐东扩,向俄罗斯摆出了咄咄逼人之态势。借助北约的存在和东扩,美国继续在欧洲驻军,其中在德国的驻军规模最大。
  以目前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北约和美国是否有必要在欧洲维持如此规模的军备,美国驻军对于驻在国而言,到底利弊如何,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
  拜登政府执政以后,预计德美、欧美关系会有一定程度的回暖。但是,如果特朗普执政的4年,德美、欧美之间屡屡爆发的冲突,激发了德国人和欧洲人的自主意识,默克尔以及欧盟的领导层将如何对待这种意识,如何借此重塑与美国的关系,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观察面向。
  默克尔需要处理的第二个重要问题,是如何带领欧盟走出经济困境。
  在英国退出之后,德国和法国成为欧盟的盟主,其中德国的地位更加重要一些。随着疫情的再度失控,欧盟的经济复苏任重道远。日前摩根大通预估,2020年第四季度欧元区GDP可能会萎缩9%,2021年一季度,欧元区的GDP预期会萎缩1%,而此前该机构对第一季度的预测是增长2%。无独有偶,对欧元区2021年第一季度的预测,瑞银的数据是萎缩0.4%,荷兰国际的预测是零增长。荷兰国际并预测,欧元区经济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大约要到2023年。
  这样的数据和预测,给德国和欧盟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也正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挑战,所以欧盟才会赶在2021年到来之前与中国签订投资协定。
  这也就涉及到了默克尔需要处理的第三个重要问题,加强和促进与中国、俄罗斯的关系。
  站在德国的角度,可以把国际关系分为三条战线,与美国的关系算是西线,欧盟内部是中线,与中国、俄罗斯的关系算是东线。
  东线是德国和欧盟的后院,在2021年的最后任期之内,默克尔需要在这个后院将“大进”“大出”两件大事搞定,或者作出重大推进。
  所谓大进,指的是从俄罗斯引进能源的北溪二项目。这个项目美国一直反对,最新的美国国防授权法还有对北溪二实施处罚的条例。
  所谓大出,就是中欧投资协定带来的针对中国的投资机会,将使欧盟和德国的对外投资资本增加一个重要的出口,并带来可观的效益。
  北溪二项目还有最后150公里左右没有完成,默克尔离任前,应该会完成并举行一个开通仪式。
  至于中欧投资协定,还需要欧盟成员国、欧盟理事会和欧洲议会的批准,法律程序很复杂,但在经济复苏的压力和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双重作用之下,这个协定还是有望在默克尔离任前修成正果。
  担任德国总理后,默克尔先后12次访华。也许今年她会再来一次。
  有一个称号,没有授予仪式,但存在于中国人的心中。这个称号将伴随默克尔的一生。
  这个称号就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玫